听联发科专家暨3GPP RAN2主席谈通信标准及5G

 智能科技     |      2019-10-29 12:00

2019年北京通信展开幕前夕,来自联发科的通信专家、现任3GPP RAN2主席Johan Johansson在京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向外界详细介绍了3GPP的工作方式和规则,以及5G标准研发的思路和最新进展。

3GPP揭秘

说到3G、4G、5G,人们总能看到3GPP的身影,这似乎是一个手握大权的神秘机构,世界各国建设移动通信网络都要服从它颁发的标准。不过在Johan Johansson看来,3GPP只是一个基于各方共识原则行事的技术标准讨论、协商组织。

移动通信在全球的发展最早可以上溯到上世纪80年代,当时采用的是模拟通信技术,无论系统设备还是终端的体积都非常庞大,成本高昂。上世纪90年代2G出现了,移动通信就此进入数字化时代,当时的主要业务是高质量的语音通话和SMS(短信),标准有源自欧洲的GSM和EDGE.2G在全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用户越来越多,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产业生态系统,于是在制定3G标准的时候,生态系统中的各方希望能够建立起全球统一的通信标准,于是发起成立了3GPP组织。

不过3G最终并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全球化标准,因为3GPP颁布了三个标准,即UMTS(GSM)、CDMA2000和中国地区的TD-SCDMA。直到4G时代,才制定出了全球统一的标准LTE.Johan Johansson表示,3GPP其实并不负责为各国制定标准,真正的投入实用的标准都是由3GPP在世界各地的组织伙伴来制定的,比如中国的通信标准都是由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CCSA)制定、颁布的。3GPP的日常工作是接受各方的技术提案,组织相关专家讨论这些提案,在达成共识的基础上制定技术规范和标准。

Johan Johansson认为,在制订规范和标准之外,3GPP更重要的任务是弄清楚接下来需要哪些功能,下一个项目要实现什么样的技术,为通信行业的未来把好方向。3GPP内部分为不同的工作组,比如负责无线技术的RAN组,负责核心网、服务层协议的CT组,负责系统协议的SA组等。由于无线接入技术是移动通信系统的关键环节,因此大部分关于核心技术的讨论都会在RAN组完成。RAN组里有三个重要的组,RAN全会、RAN1和RAN2,其中RAN全会主要承担一些管理性的工作,RAN1讨论物理层技术,RAN2讨论协议层,包括媒体接入层MAC、无线链路层RLC,控制层等。

5G发展方向明确

业界关于5G的说法非常多,不过从Johan Johansson这位3GPP RAN2小组现任主席的视角出发,5G其实是一种目的、功能和性能都非常明确的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规范。

Johan Johansson告诉记者,发展5G主要是为了更好地支持无线宽带、工业互联网、IoT,以及一些有低时延、高可靠性(uRLLC)需求的通信业务。5G的无线宽带会有一些新的用例,不过Johan Johansson认为与LTE的差异不大。现在业界主要关注IoT,这方面的应用要求低功耗、低成本、长期稳定运行,接下来业界的关注重心会扩展到工业互联网等uRLLC应用。Johan Johansson表示,LTE网络对uRLLC应用的支持并不能令人满意,所以3GPP在讨论5G新空口(NR)方案的时候,重点考虑了如何同时实现低时延和高可靠性。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