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无政府实验:互联网

 智能科技     |      2018-07-24 17:36

Alphabet(Google母公司)前执行董事长施密特曾说,互联网是第一个由人类建造但人类却不了解的东西。它的诞生是为了跨越距离,而参与其中的网民甚至远超任何一个国家的公民、任何宗教的信仰者。

科幻小说作家从目前的技术去推论和想象的科技突破,描绘出人类科技的共同演进将使我们现在透过数字角色的多重身分状态,大幅跃进为许多虚拟化身,成为我们在一个平行但整合的网络世界中的代表,最后,一种能充分感应触觉经验的四维能力将容许我们不必改变位置就把意念电传到远方的实体位置。然后我们将达到电影《黑客任务》描述的世界。

虚拟社区超越地群,打破既定国界观

虽然「距离之死」的说法已出现数十年,现今都市化与运输、通讯与数字化、资本市场与供应链的发展确实已共同创造出对抗地理决定论的环境。每一项基础设施投资和技术创新都强化我们连结的命运。互联网不只是一个信号的信道,而且是复杂的数据贮藏所。正如许多科学家的推论,互联网正逐渐变成一个「全球大脑」。虚拟现实先驱蓝尼尔(Jaron Lanier)指出,数字全球化已将世界「重新模式化」,改变我们的集体组织协议,促成一种新类型的网络效率。问题不是这个转变是否已发生,而是每个人参与的程度有多深。

在创立之初,互联网是一个我们前往的地方;现在它是我们所在之处,一个无所不在的世界标准,就像一种交易媒介(金钱)、信仰系统(宗教),或政治体制(政府)。互联网的网民(netizen)远超过任何国家的公民,它的参与者也远超过任何宗教的信仰者。

网络文明沿着数字河流与支流扩张,正如人类文明沿着自然的河流和支流成长。互联网的地图不断改变,允许新社群诞生之际也重新描绘既有的社群。不像由政府链接而成的国家性数字群聚,虚拟社区能聚集分散的个人并超越实体地理。随着类似爱沙尼亚的数字电子居民计划兴起,边界不再是「国家」服务正式会员资格的同义词。

根据网络社群内部及彼此间关系的紧密度来描绘群聚的大范围大地测量地图(geodesic maps),让我们得以看见这种数字网络和情感形成的地志。身分变成社会偏好的融合,透过宗教和种族特性等传统类别以及环绕职业、经验与宗旨而建立的新社群来表达。地理社会人口学先驱、微软研究中心的博伊德(Danah Boyd)追踪数字原住民如何自然而然地将互联网视为赋权的入口,透过它发现和发展更广阔的身分认同,并且重视这些身分不下于与生俱来的身分。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