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互联网发展还缺什么?

 智能家居产品     |      2019-12-02 17:10

导读:目前,我们如何才能更准确地知道工业互联网发展中缺少什么?首先,这取决于谁提出了“缺少什么”的问题,其次,这个问题是否能够涵盖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各个方面。2019年8月26日,根据工

目前,我们如何才能更准确地知道工业互联网发展中缺少什么?首先,这取决于谁提出了“缺少什么”的问题,其次,这个问题是否能够涵盖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各个方面。

2019年8月26日,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关于组织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应用的通知,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了《2019年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清单》,海尔、东方国鑫、用友、舒根互联、航天云网络、浪潮、华为、富士康、阿里、徐工等10家企业入围。这十家企业代表了中国工业互联网发展的最高水平。他们对工业互联网技术、市场、生态、政策和未来的感受、预测和无助基本上可以反映该行业的现状。

2019年9月6日,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软件服务部组织了一次跨行业、跨领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交流论坛。十家企业出席论坛,介绍当前平台建设和推广成果,并提出问题和建议。

接下来,我们将根据七个管理要素逐一梳理和分析他们的问题。管理的七个要素被称为七个管理要素,是指企业中人员、金钱、方法、机器、材料、市场和士气的七个管理要素。

在工业互联网发展的人员层面,有六家企业提出了问题。关键词是:复合型人才缺乏。

至于什么是复合型人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义:跨行业、跨领域的复合型人才;信息技术和操作技术集成人才;具有工业知识、数据分析和产业机制的复合型人才;复合型人才,既了解工业运营的需要,又了解网络信息技术,具有较强的创新能力和运营能力;那些不仅有专业知识,而且有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新算法知识的人;了解行业和新兴技术等的跨境人才。他们认为传统的工业复合型人才非常罕见,精通互联网技术的工业互联网复合型人才更为罕见。全世界都缺乏复合型人才。

一些企业指出,工业互联网人才短缺是指人才短缺的两个方面。作为一家工业互联网提供商,它缺乏大量了解工业互联网研发、销售、服务和管理的人才。作为工业互联网用户,企业也缺乏了解工业互联网使用、维护和管理的人才。

一些企业认为,学术教育和职业教育体系不能满足工业互联网产业发展对人才的需求。随着工业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与工业互联网相关的人才需求存在巨大差距。

其后果首先是工业互联网平台深度开发和横向复制的瓶颈,其次是对工业互联网应用深化的严重影响。

对此,他们开了两个处方:政府和教育。一方面,政府需要提供引进和留住高端人才的计划;另一方面,它需要改善财政补贴、住房和儿童教育等政策,以促进人才工作。教育方面,一是通过整合社会教育资源,完善产业互联网人才体系;二是建设工业互联网培训中心,培养专业技术人员。三是加强校企合作,开展“订单式”工业互联网应用人才培养等多种方式培养工业互联网专业人才。

在发展工业互联网的资金层面,六家企业提出了问题。关键词是:企业困境与政府支持。

企业困难包括平台企业困难和应用企业困难。

平台企业的困难在于他们最缺乏的是资金。双跨平台制造商在研发、运营和营销方面投资巨大,在目前的发展阶段亏损。工业互联网平台研发投资高,回报周期长,企业资金压力大。许多平台供应商仍处于资源投资阶段。短期商业利润模式尚不明确,仍取决于公司主要业务或外部资本的支持。

应用企业面临的困难是:中小制造企业利用工业互联网进行数字化技术改造,前期投资成本高,短期回报率低,内部驱动力不足。大多数中小制造企业面临巨大的财务压力和融资困难,不敢轻易转型。

因此,他们希望政府给予他们支持。包括鼓励当地制造企业补贴平台,无论平台本身在哪里;制定有针对性的税收支持、包容性补贴等支持政策;为生产整合提供支持和政策设施。

在工业互联网发展的方法论层面,一家企业提出了一个问题,关键词是:理论和实践突破。

工业互联网平台是否有必要实现跨行业、跨领域,并赋予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权力,还是有必要选择所有行业同时工作?还是你选择了能够实现突破并具有驱动力的行业?如何在工业互联网对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收益、困难和投资中找到平衡点,或者是否有一个制造业达到了平衡点,需要企业积极探索和尝试,也希望国家组织专家进行相关理论研究,指导企业工作的顺利开展。

在工业互联网发展的机械设备层面,九家企业提出了问题,关键词是:企业、软件、标准、安全和创新。

企业面临的问题是:一是企业数字化水平普遍不高,基础自动化和信息化建设不足,数据质量不高,工业互联网平台落地前需要补充信息技术和操作技术短板;二是企业信息化水平参差不齐,大量中小制造企业技术创新能力薄弱,难以实现自身能力的网络化、数字化和智能化转型。第三,该行业正处于探索阶段。当工业互联网落地时,需要充分迎接挑战,如何成为企业的顶级项目,以及用户企业探索和持续投资的意愿。第四,由于工业设备的多样性、连接层协议的多样性和设备制造商自身协议的接近性,数据分析存在一些困难。大量设备连接到平台后,数据结构和关系不强,导致连接工业互联网底层设备的难度和复杂性。

软件问题:首先,传统的工业软件服务提供商仍然习惯于离线服务,以项目的形式维持公司的生存和发展,产品部分尚未解耦和重组为微服务。其次,工业软件(industrial APP)容量不足,发展缓慢。第三,杀手级APP的形成过程漫长。

标准问题是,首先,标准体系不完善,系统、设备与系统、设备与设备之间的互联困难。第二,目前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关键技术指标,如工业应用、微服务、机制模型等核心技术指标缺乏衡量标准。每个服务提供商和平台企业都有不同的理解维度和很大的粒度差异,导致平台供应商的数据差异很大。

安全是工业控制系统的安全问题,是工业控制系统信息技术带来的数据和云。首先,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意味着工业控制系统将更加复杂、基于信息技术和通用。不同的工业控制系统将相互连接和互操作,越来越多的通用软件、通用硬件和通用协议将在内部使用,这将增加潜在的信息安全风险。其次,大多数企业从未使用过云计算,并且认为云计算不安全。第三,企业对业务数据上的云感到担忧。第四,随着工业控制系统产生、存储和分析的数据的大量增长,确保数据安全变得更加困难。此外,缺乏应用监管和大量进口技术带来了越来越复杂的安全问题,对工业互联网的信息安全提出了严峻挑战。

因此,他们提议应进一步加强云中信息系统和数据的安全法规。

创新存在的问题是:第一,工业互联网产业生态建设不足。目前,地方创新正在围绕某一点进行,缺乏基于泛在互联的系统创新;第二,双平台制造商颠覆性和领先的商业模式创新不足。

材料,作为生产过程中不可避免产生的所有材料、燃料、备件、半成品、外购件和下脚料、废弃物和各种废弃物的统称,除了生产企业的最终产品,在生产领域流通,目前还没有进入工业互联网的视野,因此企业没有提出任何问题。

在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市场层面,有两家企业提出了问题。关键词是:理解。

作为当前工业互联网“热政府冷企业”的市场反映,最大的困难和问题是企业对它的理解和接受程度。许多企业仍然处于观望状态,因为他们对云计算和工业互联网能够带来的价值了解不够。

士气问题,首先,由于政府的大力推动,中国工业互联网发展蓬勃;第二,十大企业刚刚成为国家级的双交叉平台。正是在这种情绪高涨的时候,他们认为没有士气问题,因此他们没有问题。

到目前为止,10家企业提出的问题或他们认为工业互联网发展中仍然缺失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人(人)、钱(资本)和物(技术)三个层面。这并不奇怪,因为人和财产是任何企业发展和任何项目实施的关键。奇怪的是,他们提出的问题都与他们自己有关,除了“呼吁建立一个成本更低、服务更便捷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工业软件(industrial APP)能力不足、工业APP发展缓慢”、“杀手级APP形成过程漫长”和“双平台制造商颠覆性领先商业模式创新不足”等几个问题。大多数其他问题都是针对政府、制造企业和社会的。

近藤的《中国需要什么和日本需要什么》一书提出了一种奇怪的观点,认为日本人显然是在以严肃和负责任的态度逃避更大的责任。

中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会落入这个怪圈吗?它只关注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微观问题,而忽略了方法论等宏观问题(毕竟只有一家企业提出了理论和实践上需要注意的突破)。

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外部问题会不会被过分放大,而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内部和自身问题会不会被淡化?内因是事物变化和发展的根本原因。

所有这些都需要工业互联网行业认真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