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之间的人工智能“闪电战”:谁将占领AI竞争的高地?

 智能工业机器人     |      2019-12-02 17:10

导读:2019年8月,《自然》发表了一篇题为“到2030年中国将在人工智能领域领先世界吗?”报告称,中国的人工智能研究质量越来越高,在学术、人力资源和人工智能治理方面正赶上美国。今年

2019年8月,《自然》发表了一篇题为“到2030年中国将在人工智能领域领先世界吗?”报告称,中国的人工智能研究质量越来越高,在学术、人力资源和人工智能治理方面正赶上美国。

今年,国内人工智能产业发展迅速,人工智能也上升到国家战略。根据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计划,到203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主要的人工智能创新中心。公共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11月,全国15个省市发布了人工智能计划,并制定了具体的工业发展目标。

在美国,今年2月11日,特朗普正式签署行政命令,启动美国AAI国家战略,旨在从国家战略层面推动人工智能技术和产业的发展。

事实上,不仅中国和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日本、新加坡等世界主要国家都将人工智能提升到了国家战略的水平。虽然俄罗斯没有明确的政策文件将人工智能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但在普京的深入推动下,人工智能已经被作为其学术、工业、军事等领域的关键发展方向。

随着每个国家将人工智能提升到国家发展战略的水平,一场争夺人工智能战略高度的全球竞争已经开始。可以预见,在这个领域,各国在人才、技术和工业应用方面的多维人工智能竞争将会越来越激烈。

人工智能全球竞争的“新加坡”解决方案

2017年5月,新加坡人工智能战略(AI Singapore)正式发布。在这个投资1.5亿美元的五年国家计划中,新加坡希望通过实现三个目标来增强人工智能技术实力:投资下一波人工智能研究;应对重大社会和经济挑战;扩大人工智能技术在工业中的采用和使用。

日前,据人民邮电总局报道,面对国家层面的人工智能竞争,新加坡推出了国家人工智能战略,将大力推动人工智能技术在交通物流、智能城镇和社区、医疗保健、教育、安全保障五大领域的应用,从而推动经济转型。

据悉,在RIE2020下,新加坡政府已投资5亿新西兰元用于人工智能技术和工业活动,如人工智能的深入研究和技术创新。新加坡表示,到2030年,新加坡将成为开发和推出有影响力的“可扩展”人工智能技术解决方案的领导者。

在工业应用方面,新加坡预计在2022年将人工智能系统应用于国家医疗机构,并在2025年实现对“三高”患者视网膜的人工智能扫描,以计算其心血管疾病风险。此外,在教育领域,通过人工智能适应性教学,新加坡将通过使用中小学英语科目自动纠错系统,部分解放教师劳动力,对学生实施个性化教育。

在智能城市地区,新加坡政府计划到2022年推出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以指导居民向正确的部门报告社区问题。在人才培训方面,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和阿里巴巴于2018年正式推出人工智能博士培训计划,以鼓励高补贴人工智能人员。

作为一个自然资源稀缺的小国,新加坡的发展历史也证明,在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战略下,创新驱使小国面对全球竞争的挑战。在全球对人工智能的竞争日益激烈的时候,小国更适合创新驱动的“密集型人工智能”技术的创造和登陆。技术创造的主体是人才,因此新加坡需要将其资源转移到人工智能人才培养和海外人才引进上。

马克斯·博伊西特(Max H Boisot)在《知识资产:在信息经济中赢得竞争优势》一书中指出,在信息经济时代,知识资产的有效管理是组织赢得竞争优势的关键。

在网络江湖团队眼中,人是知识资产创造、管理和应用的关键要素。因此,以人才为核心,通过知识资产的生产、挖掘和再创造,是在以国家为主体的人工智能竞争中赢得优势的核心。

2018年9月,《福布斯》发表了一篇关于以色列蓬勃发展的人工智能产业及其对全球人工智能竞争的意义的文章。文章称,“以色列,一个新的人工智能竞争者,正在迅速崛起;它正在运用其在前沿数据分析方面的专业知识、软件和硬件工程方面的人才以及成熟的创业技能。”

对新加坡来说,以色列的人工智能发展思路是基于一定的借鉴意义,即依托现有产业的人才和技术资源优势,以技术创新为突破口,在自然资源、产业规模和市场规模有限的情况下,构建人工智能全球竞争的“不对称”优势。

以人才技术为核心的人工智能“不对称”优势

尼克尔是一家来自以色列的公司,致力于分析司机智能手机的交通和事故数据。在以色列军方工作的艾兰·希尔(Eran Shir)的帮助下,Nexar绘制了世界各地数百万英里的道路地图,这样它就可以通过电话摄像头跟踪周围的交通,记录旅行视频,提醒司机注意风险,并通过数据共享实现更详细的数字地图。

事实上,尼克尔通过从以色列军事等领域引进人才,建立了以人才为核心的技术优势,使其在与中国、美国等主要国家人工智能企业的竞争中具有“不对称优势”。以色列创新局的拉维·巴拉西亚诺(Aviv Zeevi Balasiano)就此表示,由于使用了这样的先进人才,以色列可以与中国和美国竞争。

公共数据显示,近3,935名以色列开发人员、工程师和数据科学家从事人工智能研究、开发和集成(包括软件和硬件),而以色列64%的人工智能人才受雇于初创公司,31%受雇于58家跨国公司,这些公司在以色列拥有专门的人工智能中心/实验室。其余的受雇于以色列公司和大学。

目前,以色列950多家活跃的初创企业正在使用或开发人工智能技术,其中445家已经筹集到一笔或多笔资金。在过去五年中,平均每年成立140家初创公司。

在人工智能农业领域,2016年以色列普洛斯彼拉技术公司获得了700万美元的融资。其产品被评为2017年农业人工智能100强产品。企业通过复杂的神经网络、深入的学习和大数据能力来监控作物的生长,并为作物提供最佳的管理计划。

因此,人工智能在全球竞争中的“不对称”优势实际上是建立以人才为核心的技术竞争优势,并在自身优势产业的基础上率先实现技术的落地和应用。

以色列的成功在于以人才为核心,以人才和创新为核心构建人工智能的全球竞争优势,以全球跨国企业为技术立足点,实现人才、产业生态和技术优势的构建。

新加坡还可以借鉴以色列的人工智能发展理念:以人才培养和引进为纽带,通过技术创新建立“不对称”优势,填补人工智能技术领域的空白。一方面可以完善现实中人工智能应用的垂直场景,另一方面可以实现人工智能技术在垂直领域不可替代的性质,从而在全球人工智能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并与全球人工智能产业融合。

爱普拉米克斯之火

数学家乌兰和计算机之父冯·诺依曼在1958年进行了一次对话。“加速的技术进步及其给人类生活方式带来的变化似乎把人类带到了一个可以称为奇点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之后,我们现在熟悉的人类社会、艺术和生活模式将不复存在。”

被认为是“21世纪最伟大的未来学家和思想家”的雷库兹韦尔还认为“技术力量正以指数级的速度快速发展”,并预测计算机将在2030年在智力方面超越人脑,“奇点”将在2045年出现。

人工智能技术作为当前计算机科学发展的高峰,正把人们引入技术变革的“奇点”。像普拉米斯之火一样,人工智能技术给人类带来了生产力革命,同时也带来了重塑传统人类秩序的可能性。

据互联网江湖团队称,人工智能技术未来的可能性取决于以下重要特征:

一、广泛适应性

从工业革命的历史来看,信息时代的蒸汽机、内燃机和计算机技术都具有广泛的适应性。在当前信息经济时代,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本质也是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与信息、交通、医疗、教育、工业等行业深度融合后生产力的提升。因此,交通、医疗等数据资源越丰富,实现人工智能技术的登陆就越容易。

第二,生产效率的结构性提高

人工智能的核心价值在于通过人力资源的解放提高生产效率的结构性:一方面,解放出来的人力资源可以从事人工智能无法胜任的高价值工作,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可以基于其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预测特定领域在一定条件下的结果。

以人工智能在医疗行业的应用为例,通过数据建模和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可以根据病例数据分析和检索来模拟患者的病情,并根据时间线的发展给出相应的治疗方案。理论上,如果有足够的数据和计算力支持,人工智能还可以在科学数据建模的基础上实现现实中对未来的预测。

第三,重塑科技带来的秩序

生产主体的变化也会引起生产秩序的调整。区块链技术与人工智能技术深度融合后,《法规就是法律》带来的生产管理规则的变化将带来重塑现有产业秩序的可能性。

总而言之,国家一级的人工智能竞争归根结底是由生产力变化引发的生产力秩序的竞争。因此,在人工智能全球化的竞争中,资源丰富的国家在资本、资源等投入方面具有天然优势。这些优势也反映在当前的全球人工智能竞争格局中。

对于区域经济来说,在这种以技术为主导的生产力变革中,如何通过有限的资源投入获得不可替代的人工智能核心能力,是全球人工智能竞争升级背景下把握时代机遇的关键。

结论:

科学技术是现代经济发展的第一推动力。在国际经济环境压力逐渐加大的时候,人工智能被认为是“经济转型的关键驱动力”。因此,人工智能竞争本质上不仅仅是技术与产业之间的竞争,更是各国之间对技术转化效率的竞争。对于新加坡来说,如何在有限的资源投资中建立以人才为核心的“不对称”人工智能技术优势,是把握人工智能时代机遇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