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波VR浪潮来袭

 人工智能技术     |      2018-08-12 08:00

实现虚拟实境体验的硬件设备逐年推出,然而如果没有足够吸引人的内容、深刻的叙事、精实的制作(Lean Studio),再好的设备也无法充分发挥优势。

刚结束第二季的美剧《西方极乐园》(Westworld)以热门的机器人背叛剧情、复杂交错且没有人看得懂的故事时间线闻名,是很多影音论述与网红作者的最爱。无论是透过当集回顾、彩蛋揭密、剧梗分析,网红们都创造了可观的流量来增加收益。

ScreenPrism是一个有38万人订阅的YouTube频道,解答电影剧集最终剧情、分析叙事手法,提供具有启发性与洞察意义的影音论述。他们去年针对《西》剧第一季结尾后的叙事分析视频《西方极乐园的深度阅读:故事如何形塑了我们》提醒了观众:这是一个关于说故事的「后设」故事,试图回答人们为何要来,且一次又一次重复造访、体验这个互动园区?其实是因为人们想听故事。无论是人类或机器人,我们的行为、抉择与决定,是如何被自己选择的各种故事所形塑?《西》剧中的角色福特博士(Dr. Robert Ford)说:

人们已经知道他们自己是谁,他们(来西方极乐园)是为了能够一瞥自己可能、可以变成什么样的人。

这个洞察其实也可以运用到沉浸式媒体(Immersive Media)的新兴产业,如虚拟实境(VR),或包含扩增实境(AR)与混搭实境(MR)在其中,更广义的延展实境(XR)。

人类面对虚拟实境的四重挑战

面对VR的课题,一如Adjacent顾问Daniel Burwen在SXSW(South by Southwest,美国德州奥斯汀举行的世界创新盛会西南偏南大会)的演讲〈Surviving VR Wave 1〉里面所分享:我们所面对的是三重的挑战——内容与叙事方式的变革、技术规格与终端产品的不确定与限制、消费者行为接受程度与市场的瞬息变化。如果加上唐凤政委几年前热情推广、Facebook也大力支持的VRChat,那么我们还有第四重挑战:社会文化上的种种惯性与社交常规,以及文化冲突与调适过程。

内容与叙事方式的重大改变,是数位影音内容对使用者体验中,在地空间的「重度」重视。人类过去100多年移动影像的历史,就是一个在一、两个小时内坐在原地、没有双脚,透过镜头与投射影像来想像与「同感」的过程。如今当你开始戴上VR头盔,你就进入到一个「站起来」、立体环视周围空间的直立猿人世界,加上特定设备让你能够开始奔跑、移动。然而我们缺乏相对应的剧本与导演设计出够有启发性的品质和内容,来吸引人们注视周围并且采取行动,更遑论后头潜在欲望的充分解析与洞察。

在VR领域,技术规格的多重格式以及目前的技术平台,仍在快速竞争、演化中。Google Cardboard或HTC Vive、VR 360全景相机,以及业界常用的Gear Oculus,除了格式各自不同外,大部分都是隔绝视野的孤立使用情境。无法进入社交空间的平台,是否会像单机版的游戏,最终走向灭绝的处境?MR与AR等不同程度的现实创造应用,会如何冲击VR的使用模式?是否会带来关键性突破?

「性感眼镜」打头阵

从消费者的生活空间来看,VR如何进入卧房、书房、客厅与游戏间,可能和不同年龄层的消费者行为有着截然不同的结果。这其中,什么样的消费者「一锤定音」,决定了未来产业发展的步伐?最终,沉浸式媒体最狂野的应用就是线上即时互动(聊天室)。现在,这些地方流通的互动体验,就是这个空间主导者所反应的意识形态,就像现在的加密货币与区块链空间。

Daniel Burwen在SXSW今年的演讲中,提到上面我所整理这些面向的经验,其实是2014年至2016年第一波VR浪潮中,亲身体验所换得的种种生存智能。而第二波VR浪潮即将来到,就像手机穿越了各种生活时空,第二波VR以「性感眼镜」打头阵,即将一同穿越这些空间。一如拥有了智能音箱后,即便它不断监听你的一切,你却开始习惯了它,并且想要对每个物件都「口读咒语」来一一启动它们。在第二波浪潮之后,将会是截然不同的产业与生活风景。

进入VR世界很简单,但是要一同建构沉浸式媒体世界中的在地产业,我们所考虑的面向与变数只会低估,没有高估的可能。讲述故事,只是整套方法论的粗略起步。精实(Lean Studio)的变革作法与资源安排、团队磨合、创意突破,都需要更精致的战略思索与规画资源挹注。

我们到底想要透过沉浸科技让造访的人们,一瞥什么样的自己呢?

李士杰Shih-Chieh Ilya Li

星舆公司noema.io共同创办人,网络文化运动者、独立研究者。前中研院资讯所专案经理、资讯社会学博士研究,过去十年投入开放源码与数位文化相关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