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失去”谷歌后的第197天,手机鸿蒙系统仍在等待

 人工智能解决方案     |      2019-12-02 17:10

导读:微软暂时“解除禁令”使得外界更加关注华为和谷歌之间的合作。在谷歌消失后的190多天里,该公司被问及的关于海外增长放缓、鸿蒙能否被取代以及如何填补生态漏洞的问题最多。

微软暂时“解除禁令”使得外界更加关注华为和谷歌之间的合作。在谷歌消失后的190多天里,该公司被问及的关于海外增长放缓、鸿蒙能否被取代以及如何填补生态漏洞的问题最多。

在最近的一次媒体采访中,华为创始人任郑飞再次回答了海外媒体关于华为手机现状的提问。他说,即使华为脱离谷歌的软件和应用,它仍然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智能手机品牌。但是“如果美国政府继续限制美国公司的贸易伙伴,可能会无意中帮助竞争对手崛起。”

尽管被美国列入黑名单,华为今年的业务表现出一定的弹性。

前三个季度,华为集团实现了24%的增长。在最新的一组销售数据中,华为Mate 30系列上市60天,全球出货量超过700万台,同比增长75%。笔记本电脑销量增长214%,智能音频增长260%,智能磨损增长272%。值得注意的是,Mate30是华为在进入“实体名单”后发布的新型号。

在与华为内部人士的接触中,我可以感觉到,虽然我希望谷歌能尽快恢复对华为的支持,但大多数人已经习惯了“做最坏的打算”,不再关注解除禁令的进展。最近几个月,在全体员工的严格分工下,利润甚至高于预期,这种分工就是“边打边补”。

11月11日,华为向参与国内组件切换的人员发放了奖金。华为表示,“参与国内组件切换的人员应该主要是R&D和供应链员工”。

从供应链来看,“淘汰A”的计划不再是华为的内部秘密。

专业拆卸机构技术照明公司(TechnicalTechniSights)在拆卸华为旗舰手机Mate30和Mate30 Pro 5G版本后发现,来自华为海斯自主研发芯片的Mate 30系列手机所占比例超过一半。与此同时,美国零部件的比例已经大大降低,并被日本、韩国和中国的供应链制造商所取代。

华为董事长梁华在日本接受采访时甚至直接预测,日本将取代美国成为华为最大的零部件供应商。梁华表示,2019年,从日本企业购买的零部件总量将比去年增加50%,达到1.1万亿日元,明年不会有更大的意外数字。

华为的一名研发人员告诉笔者,华为在研发方面一直采用多径多级、饱和攻击和饱和投资,在天线、功率放大器和射频等关键领域积累了多年的技术。华为不仅与美国制造商合作,还与其他制造商共同设计。目前,它来自美国,但比例不高,特别是在关键领域,如无线电频率。很难看到Skyworks和Qorvo等美国主要工厂的存在。

然而,芯片修补只是其中之一。对华为来说,尤其是消费者业务,生态战争是最艰难的战斗。关于谷歌和鸿蒙的态度,我们可以看到华为仍在等待。

在移动操作系统中,谷歌安卓系统占74.85%,苹果iOS占22.94%,其他平台不超过1%。与技术本身相比,消费者的习惯和认知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

此外,虽然安卓是开源的,但使用谷歌移动服务(GMS)仍然需要谷歌授权,在海外安卓平台上发布的应用严重依赖GMS,甚至很多应用没有GMS也无法运行。“即使海外应用是通过华为商店和其他渠道安装的,它也无法运行。即使您自己安装,系统也会提示您“GMS组件丢失,无法运行。”一位开发者指出。

从海外研究机构第三季度发布的数据来看,华为的海外市场确实受到了影响。

最近,卡纳利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欧洲市场智能手机出货量数据。根据该报告,欧洲市场已成为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增长最快的地区,增长率为8%。其中,三星发货量为1870万台,同比增长26%,市场份额为35.7%。华为位居第二,出货量为1160万台,增长率为0%,甚至比2018年同期少10万台。

那么,为什么鸿蒙还没有被用在手机上呢?关于这个问题,华为曾表示,“鸿蒙系统有能力在一夜之间取代安卓系统”。然而,作为华为消费业务的负责人,于成东也承认,虽然鸿蒙系统已经准备好应用于智能手机,但相关决策和合作仍需考虑。“如果我们最终不能使用谷歌服务,我们将使用我们自己的鸿蒙系统。第一部使用鸿蒙系统的手机可能是明年的P40。”于成东说道。

事实上,构建卫生管理系统生态是华为的重中之重。

根据作者的理解,鸿蒙的制度仍在完善中。许多来自不同开源社区的代码将被用于该系统,包括安卓开源社区。然而,在EMUI系统架构图中,许多技术已经被华为开发的产品所取代。对华为来说,内部投资正在增加,以促进医疗卫生系统的生态,并鼓励将涉及GMSC的非谷歌应用放到医疗卫生系统的货架上。

“华为的每一次成功都是被迫的。华为制造手机芯片时,没有人对它评价很高。成功了。当华为制造手机时,没有人对它评价很高。现在没事了。事实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华为的一名内部员工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