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多年还是这么「垃圾」?从苹果AirPods前身说起,看蓝牙技术20年期望落空(5)

 人工智能的应用     |      2019-10-10 18:00

比如,用诺基亚的Symbian系统手机发送文件,文件会以短信形态出现在其它Symbian手机上。但如果对方用微软或者Palm系统手机,甚至其它厂商的Symbian手机,那传输基本就难以实现。

这和在Wi-Fi或者4G网络下发微信传图完全是两回事,后者是不论什么品牌、什么系统的手机都是透过基站或者Wi-Fi热点接入网络,然后传输信息——两部手机并不直接连接,用什么系统什么硬件无关紧要。

于是很快,连蓝牙阵营的人也对此失去了信心。微软的无线专家佛利(Michael Foley)博士在2001年称:「每个设备和每个应用程序之间的互操作性的胜利永远不会到来。」

IDC国际数据分析师Chris Kozup也持悲观态度:「SIG的成员公司那么多,每个人都会从一个稍微不同的角度来看待这种情况,结果就是一团糟。」

事实证明确实是这样。虽然SIG为蓝牙制定了标准以保证其互操作性,但具体落实是由世界各地许多不同的蓝牙资格认证委员会(BQB)来执行的。这给了厂商「自由发挥的空间」。

2001年,飞利浦半导体NV连接产品线总经理海德(Gerhard Heider)承认,为了按照品牌方的要求为蓝牙配置新功能,一些BQB的做法超出了基准测试范围。

要减少问题就要花更多钱。想得到蓝牙SIG的全面支持,一个年收入一亿美元以内的企业,每年要付7,500美元(约新台币23万元)会费、4,000美元(约新台币12万元)展示费(在包装盒上标注支持蓝牙),这还不包括其他明目繁多的认证,要再花至少数千美元。结果是很多配件产品没有做所有必要的认证。 1/2 12下一页尾页


  • 共5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