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名列台积电前五大客户,矿机商比特中国IPO的

 人工智能的应用     |      2018-09-02 00:00

比特中国占去全球七成的比特币矿机市场,并且曾名列台积电前五大客户,同时在短短的五年间就成为中国第二大半导体厂商。除了矿机,还握有全球前两大矿池。因此IPO一事相当受关注,不过,今年比特币价格走跌,整个密码货币处于熊市状态,现在外界更关注的是比特中国能否如期IPO,或IPO的比特中国将遇到哪些挑战?

▲比特币价格自2017年12月达到历史高点的两万美元之后,开始下滑,目前在6500美元上下徘徊。

挑战一:比特币价格持续走低,矿机价格走低,严重冲击获利与毛利

比特中国靠什么赚钱?就是比特币的矿机贩卖,目前最夯的矿机当属AntMiner S9蚂蚁矿机。

根据比特中国的投资人分析数据,2017年比特中国总营收为25.2亿美元,其中矿机销售营收占去92%(S9占其中58%),让比特中国在2017年的净利润就达12.4亿美元,今年第一季更高达11.3亿美元

不过,很有趣的,不同于一般消费性硬件,矿机价格并非固定,会随着比特币价格浮动。若比特币价格暴跌,矿机价格也会暴跌。

现在是半年来比特币价格低点,在2017年比特币价格高达两万点时,营收主力S9矿机价曾飙升6,499美元,但当比特币跌去七成,在6,500美元上下徘徊时,矿机的价格也仅剩巅峰时期的10%,大大缩水的矿机售价直接影响比特中国的毛利率与净利。

比特中国没有公布第二季财报,也无近两个月的财务数据,外界仅能猜测比特中国可能严重亏损(外传第二季亏损达6亿至7亿元),不过其下单的台积电财务资深副总经理暨财务长何丽梅在法说会上指出,「今年第三季,加密货币挖矿活动的市场需求则会比第二季来还低。」

而跌落的价格,让挖矿预期回报减少,也会影响新矿机购买需求,增加比特中国去化库存压力。

比特币价格跌去7成,但电力、租金与人力等挖矿成本并没有减少,让矿工的预期回本天数增加或可能血本无归,矿机买气骤减,增加矿机库存量,虽然比特中国手握全球前大矿池BTC.com与AntPool,卖不出去的低价矿机自己留着挖矿也行,但相比半年前的矿机卖到缺货,2018下半年比特中国面临的去化库存压力并不小。

挑战二:预付50%款项给台积电,带来的庞大的营运现金流压力

▲比特中国必须给台积电50%的预付款,而第二大矿机厂嘉楠耘智则必须付100%。而预付款让嘉楠耘智Cannon因此直到2018年第一季营运活动现金流才转正,比特中国现有财务数据来看则仍为正值。

比特中国能有今日的成绩,还是要台积电的优异的16nm芯片代工在背后的支撑。虽然曾名列台积前五大客户,但比特中国并没有太多议价能力。

比特中国矿机最总成本中约有八成来自于芯片。而其中又有绝大部分款项是给台积电预付款,而且不能以密码货币支付,比特中国必须提前付给台积电50%预付款,在S9矿机销售量剧减下,2018下半年比特中国还是要维持市场第一优势,投入更先进制程的10nm或7nm制程芯片研发量产,在密码货币熊市时,这笔巨额的投资带给比特中国不小的营运现金流压力,反映在营运现金流的数字可能不好看,2017年与2018第一季都是正值,但第二季可能由「正转负」。

「纯从传统财务面考虑,比特中国确实面临现金流紧张与流动资产变现困难的问题。若牛市姗姗来迟,其他竞争对手又利用熊市低迷的氛围大举并购投资,恐怕会进一步侵蚀比特中国的市场地位,因此必须争取时效。」源铂资本(Kyber Capital) 创办人暨CEO胡一天强调。

挑战三:AI芯片发展过于乐观,无法分散产品线单一的风险

以上由于比特币价格的不稳定造成的财务压力,比特中国当然清楚知晓,也因此他们的解方就是「鸡蛋不要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除了比特币挖矿芯片外,也进攻ASIC AI芯片。比特中国自称由于矿机芯片生产经验让他们在AI芯片上也有优势,2017年年底一向低调到不行的比特中国还高调举办AI芯片产品「算丰」发表会。

但投资人会买单吗?

比特中国由矿机芯片转向AI芯片,当然有机会,但挑战非常的大。

首先AI市场与矿机市场截然不同,AI市场正属于萌芽期,各类应用才刚起飞,与爆炸性成长,快速进入成熟期的比特币矿机天差地远,而AI芯片研发出来后,到底要用在哪种装置上?能放量吗?

而ASIC AI芯片竞争者众,除了已经推出云端与终端ASIC芯片的Google与并购半ASIC新创的Intel 等重量级对手,还有数计不清的小型IC设计公司。

再来,比特币算法已经固定,且为纯逻辑设计不需内存,但ASIC AI芯片,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算法日新月异,因此多许厂商不敢投入无法更改设计的ASIC芯片,怕赌错了阵营,血本无归,Intel与Microsoft就押宝可以编码的FPGA芯片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而根据了解,中国目前AI 芯片人才奇缺,也因此比特中国的AI芯片部门与矿机部门分开,AI芯片人才主力来自于台湾(其以1.5倍至2倍薪水为条件大力挖角联发科等IC设计公司员工)。

由以上种种因素来看,比特中国的由ASIC矿机芯片优势转向AI芯片方面优势,并不如比特中国对外宣称的那样乐观。